那柴米油盐的日子


      乡下那四合院里的老屋原来只有三间房,却曾住着我们一家五口人。进当间门首先看到的是风箱和烧火锅,往里是案板,还有盛装油盐的瓶罐。右边是我们的卧室,有曾挤着全家人的大炕,有父母结婚时的桌子和顶箱柜,墙上贴有每年都要换的年画。左边屋里放着农具家什,后来加放了张板床,才使得卧室不再那么拥挤。
 

      楼上面有粮屯,还有不常使用的用具。当然,家里来客人时我们也曾在楼上打过地铺,这里也是我们温馨静谧的安乐场。
 

      在挣工分和土地包产到户的日子里,父母为了我们能吃好穿暖,终日在庄稼地里忙碌着。
 

     那时同龄的孩子较多,我们放学回来就有了活动的天地。断墙残垣,大树枝丫,都有我们的身影。那时,一个鸡蛋只能换一根冰糕,但孩子们哪管得那么多。除了玩耍,帮着做家务,或吆牛羊放牧回来时割半筐蒿草不能空手。大一点的可以挖茅坑挑粪到屋外抟土沤肥,或同大人一起为庄稼耕作奔忙。而姐姐早早的学会了裁剪衣服,弟弟也学会了犁地。
 

      在我的记忆里,童年的我曾被父亲逼着吃我扔掉的馍,而我们也曾偷吃过家里人为走亲戚而专门蒸的白面馍。因为那时的馍有红薯粉或软柿子拌玉米面的,也有纯玉米面的。现在想来如果有的吃,那也是美味的。但常年那样的玉米糊糊饭,清汤小米粥,没有可口的蔬菜佐料,自然也无法下咽。在那交公粮的年代里,一碗麦面都要向几家邻居家借,借后记着要还。麦面馍自然便是难得的。
 

      之前,玉米、棉花秸秆和蒿草等都用来引火烧柴。自从家里有了土地,能分到和自家能买到牲畜后,那些秸秆杂草便一部分喂了牲畜,积了粪肥。鸡和猪是每家都要饲养的,这样就有了一笔小收入,所以小农日子还算是安逸的。
 

      现在我们进入了电气化时代,几乎远离了柴草,远离了那农耕的日子。家里的生活早已优裕先前,然而这精米细面的生活、这空中楼阁一样的居室,时常让我回想起那曾经柴米油盐的日子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冶炼分公司   魏青锋)

CopyRight 2006 灵宝黄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河南省灵宝市函谷路与荆山路交叉口 邮编:472500
豫ICP备050030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