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菊花


      深秋时节,走在乡间小路,或者游于山野荒坡,在落叶纷飞中,在枯草萧瑟中,总会有一丛两丛或一片两片夺目的明黄,映衬在墨绿之上,细细碎碎,灿若繁星,让人忍不住多看、惊叹。那,就是野菊花。
 

     我喜欢野菊花,野菊花有着我欣赏的朴实。野菊花,没有浓郁的花香,没有艳丽的色彩,也没有妖娆的身姿,她就那么自然、自由地生长着,不拘田埂地头,亦或是断崖水边,哪怕是岩石的缝隙,只要有一点点贫瘠的土壤,她就可以在那里扎根,发芽,开花。旱也好,涝也好,都不影响她的生长。有人欣赏也好,无人关注也罢,她也毫不在意。生长时悄悄地,开花时也悄悄地,细细碎碎,一朵一朵,一簇一簇,让你在深秋的枯黄中不经意间眼前一亮。
 

      我喜欢野菊花,野菊花有着我太多的童年记忆。记得从六七岁开始,每年的秋天,总会和野菊花有一段亲密的接触。那时,人们的日子还没有这么富足,特别是孩子们,好多零用钱就要从这野菊花身上获得。当野菊花开了的时候,我们这些小孩子,就会在大人的指派下,提着小竹篮,到田边地头去摘菊花。一群群孩子结成伴,争着抢着到开得最密的花丛旁,一手拉着枝,一手快速地去摘那嫩黄嫩黄的花朵。伙伴们边摘边说说笑笑,摘一会儿,玩一会儿,用带茎的野菊花编织成花环,戴在手腕上,戴在头上,便很臭美的认为自己是花仙子了。在玩笑中,不知摘了多少篮野菊花,也不知用野菊花换了多少零花钱,更不知道用这些零花钱买了几个练习本几支铅笔,吃了几次零嘴,只知道现在一看到野菊花,充溢于脑海的是那满满的儿时的快乐。
 

      古往今来,爱菊者甚多,赞菊者也不少。“秋满篱根始见花,却从冷淡遇繁华”、“灵菊植幽崖,擢颖凌寒飙”,都是对野菊花贴切的赞美。而我对野菊花的情感,我觉得,已经不能再用欣赏来形容了。我对野菊花,那已是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亲切与亲近。
 

     野菊花,永远开在我的心中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兴源公司   张广松)

CopyRight 2006 灵宝黄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河南省灵宝市函谷路与荆山路交叉口 邮编:472500
豫ICP备05003029